ceo在线娱乐城21点|美国赌片玩转21点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十卷 翻手为雨 >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九十一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九十一章

所属目录:第十卷 翻手为雨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1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scjfu.tw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谢文东话音?#31456;洌?#31449;在左右的北洪门帮众一拥而上,不由分说,将许永发按到在地。

  许永发意识到不好,谢文东对自己起了杀心,可是这时候反映过来已经太晚了。

  几名膀大腰圆的大汉将他死死按在地上,同时卸下他随身携带的武器,另有一人拿出一只大麻袋,对准发出杀猪般惨叫的许永发当头罩下,这大汉动作干净利落,在其他人的帮忙下,几下九江气装进麻袋中,随后众人拎出早已经准备好的铁棍和钢管。

  四名长老大惊失色,纷纷围上前来,边拦住几名大汉变转头对谢文东说道:“东哥,不能这样做啊,许长老就算?#20889;恚?#20063;罪不致死啊!”

  “呵呵!”谢文东幽幽而笑,冰冷的目光在四人身上扫过,说道:“怎么?你们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?或者说,你们根本就是许永发的同党?”

  谢文东这么一说,四名长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,一个个低下头,?#20302;?#21521;四周观瞧,只见大厅的周围还站着二十多名汉子,腰间鼓鼓囊囊,显然是藏有?#19968;錚?#28982;后再看看谢文东身边的那几名杀气腾腾的随行人员,四人?#34507;?#21560;气,相互瞧瞧,皆摇了摇头,很明显,谢文东这次要整许永发是有预谋的,自己还是少插手为妙,不然,恐怕连自己很难活着走出去。

  在性命攸关之时,四名长老把昔日的情谊统统抛在脑后,眼睁睁看着裹在麻袋里剧烈挣扎的许永发,竟再无一人敢上前阻拦。

  四名长?#21916;?#35828;话,那些堂主更不?#39029;?#22836;,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,?#25104;?#19968;个比一个难看。

  谢文东面带微笑的看着众人,吨了片刻,他向那几名大汉微微颔?#20303;?br/>
  几名大汉领会谢文东的意思,棍棒齐举。对着麻袋恶狠狠砸了下去。

  这一顿棍棒!劈头盖脸的猛砸下来!许永发哪能受得了!嗷?#36824;?#21483;!嘶喊声撕心裂肺!让人打心眼里发毛!

  很快!麻袋的表面出现块块的红晕!许永发的叫声也随之越来越弱!

  时间不长!连呻吟声也消失!麻袋一动?#27426;?#30340;躺在地上!

  几名大汉又足足打了两分钟!才纷纷收住手!抹抹脑门和?#25104;?#30340;汗水!转头看向谢文东!

  谢文东点?#35828;?#22836;!一名大汉底下身形!将麻袋口解开!把许永发?#27704;?#38754;倒了出来!

  只发?#20013;?#27704;发身上!头上都是鲜血!整个人已变成了血呼呼的一团!身?#21916;?#30693;?#21368;?#23569;处骨头折断!四肢扭曲!不成人形!看过去!其状惨不忍睹!

  长老和堂主?#20405;?#30528;眉头!别过头去!不愿也不?#20197;?#30475;下去!

  大汉将手按在许永发的静脉上!顿了片刻!回头对谢文东说道!东哥!许长老死了!

  恩!拖出去!埋掉!谢文东背着手!又看向另外的四名长老!说道!你们和许永发一样!同是办事不力!所以!你们也要!受到?#22836;?”

  “东哥……”本以为谢文东处死了许永发就没自己什么事了,谁知道许永发刚死,谢文东就把矛头向自己。四名长老太急,?#25104;?#20063;白得苍白,齐声说道:“东哥,你……你饶了我?#21069;傘?br/>
  谢文东含笑说道:“我可以不杀你们,不过不是因为你们没?#20889;恚?#32780;是你们没有象许永发那样罪大恶极,但死罪可免,活罪难饶,?#20197;?#32463;说过,洪门不留无用之人,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  四名长老听完,汗如雨下,谢文东这是在要把自己赶出洪门啊!不过,四人不敢有任何的异议,因为谢文东有这个本事,有这个权利,自己却没有去与他分庭抗礼实力。

  事到如今,也只能这样了,“好吧!”身为长老之一的杜明剑满面苍?#22351;?#38271;叹口气,说道:“我,愿意按照东哥的意思,退出洪门!”

  听他这么说,另外三名长老也被迫表态,无奈的同意退出洪们。

  四名长老说完之后,皆是面红如血,纷纷转向外走去。

  ?#26263;?#19968;下!”

  谢文东叫住四人,笑眯眯地又说道:“各位都是我洪门的长老,对我洪门的情况所知甚详,而且身在洪门多年,结仇无数,为了各?#22351;?#23433;全也是为了洪门的安稳,你们以后就不要再留在香港了,去?#25318;?#20063;好,加拿大、澳洲也好,总之,就不是不要再留在国内。”顿了一下,他又说道:?#26263;?#28982;洪门也不是无情无义的社团,各位为洪门出过不少力,这点我很清楚,等各位离开香港时,?#19968;?#23433;排人给你们的每人一笔?#24067;?#26088;,至于你们手下的兄弟和地盘,就平分给各位堂主来管理吧,各位意下如何?”

  谢文东做事,除了阴险毒辣,还很?#19981;?#20843;面玲珑。

  让四名长老离开香港,是为了断绝后患,给他?#21069;布?#36153;,为自己得一个有仁有义的口碑,将长老的地盘和手下分给各个堂主,既

  是?#31456;?#20154;心,又可以让他?#20405;?#25345;自己的这个决定。一端话下来,可谓顾全周到。

  本来众堂主以为谢文东干掉了许永发,又踢跑了四名长老,接下来就是收拾自己,终人心理?#34507;?#20570;了决定,谢文东真要对自己动手,就组织兄弟,与他血拼到底,谁知道谢文东话锋一转,丝毫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,反而还把四名长老的地盘以及下面的兄弟分给他们,这是堂主门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。

  听完谢文东的话,他们?#25104;?#30342;露出喜色,虽然嘴上没说什么,但心中却欢喜不已,兴奋异常,恨?#22351;?#31435;刻组织兄弟就将四名长老踢出香港,自己好去接受他们的地盘以及人手。

  他们是高兴了,可是四名长老却傻眼了。

  杜明剑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东哥,你这是在逼我?#20146;?#19978;绝路啊!”

  谢文东悠然笑道:‘路上你?#20146;?#24049;挑选的,究竟会不会选上绝?#32602;?#24403;然也要看你?#20146;?#24049;。各位堂主,你们的意思呢?“

  “我认为东哥说的没错!“一名三十出头的大汉在堂主阵营中走出,说道:’东哥是掌门大哥,东哥的决定就代表着我们整个洪门的决定,而且东哥已经答应给各位长老?#24067;?#36153;了,也算?#25163;烈?#23613;,杜长老;又何苦要留下来争呢?”

  “吴?#19988;澹?#20320;们这样白眼狼,忘恩负一齐的东西!”杜剑明怒极,平日里对自己必恭必敬的人此时竟?#22351;?#25096;向谢文东,他手指着大汉的?#20146;櫻?#30772;口大骂。

  名叫吴智意的大汉耸耸肩膀,笑道:‘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,许长老....不,现在应该叫你前辈,你又何必大动?#20301;?#21602;?“

  “你....”督剑明气的直哆嗦,嘴唇蠕动,说不出话来。

  另外三位长老走上前来,拉住杜3剑明,摇摇头,说道:“看起?#27425;?#20204;的时代真的要过去了,算了,还是走吧!”说完话,三人满面窘态,硬拉着杜剑明走出别墅

  看着四?#27515;?#21435;的背影,谢文东淡然一笑,收回目光,注视着众堂主,震声说道:‘以后,香港洪门不会再有长老这个职位,今天几位长老的下场,各位也要引以为荐,可不要步了他们的后尘啊!

  众人听完后,身子都是一震,忙躬身说道:“我们愿誓死效忠东哥!”

  “很好!”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,说道:“只要各位能与我团结一致,同心同德,那么,香港洪门距离成为香港第一大社团的日子就不会太遥?#35835;耍?#21040;那时,社团得利,各位兄弟的腰包?#19981;?#35013;的满满的,反过来讲,社团一旦弱势,各位?#19981;?#22312;道上成为过街老鼠,处处受人欺负,所以说社团的强威与各?#22351;拿?#36816;息息相关,希望各位不要在日后做出不利于社团的事来。”

  “东哥我们明白!”

  “明白就好!”谢文东摆摆手,说道:“各位都回去吧!明天找阿虎商议,如何分割五位长老留下的地盘和场子。”

  “是,多?#27426;?#21733;!?#22791;?#22530;主听了这话,如释重负,一各个兴高采烈的含笑而去。

  等他?#20146;?#21518;,袁天仲撇撇嘴,说道:“东哥,这些堂主都是墙头草,不值得信赖。”

  “恩!”谢文东赞赏地看眼袁天仲,深深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“那东哥为什么不在此时将他们统统铲除掉呢?”袁天仲不解地问道。

  谢文东一笑,回身说道:“要一点点来嘛!这次已经搞掉五个长老,社团免不了要出现大规模的动荡,如果在除掉这些堂主,只怕社团这栋大楼要倒塌了。现在还不是铲除他们的时候,至少我们没有找到代替他们的人之前,还不能动他们。”

  “啊,原来是这样,东哥,我明白了。”袁天仲恍然大悟地点点头。

  谢文东笑眯眯地揉着下巴,他笑的?#27704;茫?#19981;过眼神中?#20102;?#20986;?#24179;?#30340;光芒。

  第二天,一大早,谢文东将香港洪门的事务委托给赵虎和吴西蓝,自己带上姜森,刘波等人匆匆返回上海。

  此时的上海,南北洪门都面临着青帮所带来的巨大危机。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scjfu.tw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
ceo在线娱乐城21点 王中王手机论坛王中王论坛班 今日3d开奖号码 云南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走势图 777彩票走势图表 新时时财付通 3374最快开奖直播現场直播 广西快三跨度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 拼搏在线彩票网彩神通 白小姐历史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