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o在线娱乐城21点|美国赌片玩转21点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八卷 无法无天 >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十二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十二章

所属目录:第八卷 无法无天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0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scjfu.tw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蒙古汉子下了车,对谢文东躬身说道:“东哥稍等一下,我去叫老大出来!”说完,噔噔噔跑进旅馆内。

  谢文东打量旅馆,门脸虽然不小,但位置太偏僻,毫不起眼,旅店开在这种地方,很难想象它会赚钱,如果不是老板的脑袋有问题,那么?#27426;?#21035;有目的。

  周围皆是民宅,大多已破败的不象样,院墙上长满杂草,好似有很长时间没有被人清理过,谢文东怀疑里面根本就没有住人。

  他心?#23478;欢?#20302;下头,对自己身后的金眼细声说道:“小心,这里有杀气!”

  金眼闻言一震,手下意识地放在腰间,惊道:“东哥……”

  “嘘!”谢文东眯眼一笑,向他使个眼色,金眼见状,立刻会意,没有再说话,向两旁的水镜、木子等人交换个眼神,五行兄弟精神顿时紧张起来。

  时间不长,从旅店内走出一?#27721;?#23376;,为首一位壮汉,三十出头,长得人高马大,皮肤黝黑,原本不大的眼睛被?#25104;?#30340;?#23835;?#25380;压得更小。

  这壮汉看到谢文东后,?#25104;?#22534;满笑容,急走两步,快速上前,笑道:“想必这位就是让?#24050;?#24917;已久的东哥吧?!”

  谢文东不认识这个人,他转头看向陈百成。

  和草原?#22681;?#26131;的一向是三眼负责的龙堂,而陈百成是龙堂的主要干部,自?#27426;?#33609;原狼的情况比较熟悉。

  陈百成见谢文东看向自己,忙小声答道:“东哥,这人就是阿日斯兰的弟弟,巴特!”

  “哦!”谢文东点点头,上下打量面前这位比自己高出半头的粗壮汉子,他虽然是阿日斯兰的弟弟,但两人的模样并不相象,与其兄相比,他更加剽悍一些。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:“原来是巴特兄弟!呵呵,不要客气!”说着,他向巴特身后望了望,问道:“怎么没有看到你哥哥呢?”

  “这个……”巴特面带难色,说道:“东哥,我们进屋里再?#34507;?”说完,他身子向旁边一闪,做出邀请的手势。

  谢文东微微一笑,大步走进旅馆内。

  旅馆从外面看挺普通,里面的装饰却十分不错,清扫得也整洁干净,让人舒心。

  在巴特的指引下,谢文东等人走进一间宽敞的大房间,周围摆放椅子,中央放着一张大型号的八仙桌。巴特先请谢文东坐在上手的主位,他自己则坐在左侧的下手边。陈百成和五行兄弟跟着走近来,其他文东会的兄弟再向往里进,却被守在门口的两名大汉拦住,其中一位大汉客气地说道:“房间面积有限,各位请到旁边的房间休息,那里已经为兄弟?#20146;急?#22909;饭菜了,大家不要客气,缺什么尽管说。”

  文东会众?#35828;?#28982;不会乖乖听他们的安排,站在门口,无论那两名大汉怎么解释,就是不肯离去。

  谢文东和巴特都注意到双方下面的兄弟在房门口争执,后者笑道:“东哥,咱这房间确?#31561;?#19981;下那么多人,你看,是不是……”

  ?#22351;人?#35828;完,谢文东理解地点头一笑,对水镜说道:?#20843;?#38236;,你带兄弟们去隔壁的房间吧,要?#20146;。?#21681;们是客,?#30511;?#24351;们不要太随意。”他后面这半句另有含义,别人听不出来,但水镜心里却一清二楚。她笑道:“东哥请放心,?#19968;?#23433;排好的。”

  谢文东颔首而笑,水镜向来心细如丝,有她和兄弟们在一起,谢文东很放心。

  水镜带着文东会众人去了隔壁房间,巴特明显松了口气,笑呵呵道:“东哥一路?#37327;啵?#25105;这叫人?#21916;恕!?#20182;打个指响,让下面人把?#24613;?#22909;的酒菜端上来。

  谢文东不置可否,看了看房间的摆设,淡然说道:“巴特兄弟找的这间旅店还真够偏僻的。”

  巴特苦笑道:“这也是没有办法啊!最近风声太紧,住在哪里都不如住在自己的地方安全。”见谢文东挑起眉毛,他忙解释道:“这家旅店是我们草原?#20146;?#24049;开的。”

  难怪呢!原来是他?#20146;?#24049;地方!谢文东呵呵一笑,问道:“阿日斯兰在哪里?我想要见他!”

  巴特说道:“大哥几天前去了呼和浩特,向那里的自治区领导们打通关系,东哥也知道,?#31245;?#20204;这行,和上面没有关系可不行,这次出事,也正是因为这?#22351;恪!?#35828;着,他还摇头叹了口气。

  谢文东双目眯缝着,直视巴特,悠悠说道:“既然阿日斯兰去了呼和浩特,为什么巴特兄弟还要告诉我他在?#35828;?#21602;?”

  巴特?#25104;?#19968;变,顿了一下,笑道:“大哥在呼和浩特的事情办得已差?#27426;啵?#29992;不上两天就能回来,而且我对东哥一向仰慕,只是苦无机会相见,所以这次借机把东哥请来,好好聊?#27169;?#24076;望东哥不要见怪。”

  他说话时,谢文东一直在注视着他,巴特被他精光四射的眼睛盯?#27809;?#36523;不自在,忍不住垂下头,不敢和他的目光接触。

  两人都未说话,场面顿时安静下来,静?#37027;?#30340;,鸦雀无声。房中的空气?#36335;?#20957;固了一般,压在在场的每一个人心头上。

  金眼双目一凝,?#25104;?#36234;发阴沉,右手缓缓放在腰上。不知是天气太?#28982;?#26159;气氛过于压抑,陈百成的?#25104;?#27969;出?#22351;?#27735;水。

  时间似乎停?#20572;?#22909;象过了一个?#20848;?#37027;么长,谢文东突然仰面大笑,说道:“巴特兄弟太客气了,我怎么会怪你呢?哈哈——”他?#25104;下?#20986;灿烂的笑容,心中却冷哼道:真是蹩脚的谎话。

  谢文东笑了,巴特连同房间中的每一个人都长长吸了口气,将缺氧的肺子重新填充满,紧绷的神经随之松缓下来。他虽然只是二十出头的青年,但他散发出阴柔的气势却能让人紧张得忘记呼吸。陈百成?#37027;?#21035;过头,不留痕迹地差差?#25104;?#30340;汗水。

  这时,数名大汉端?#25490;?#23376;走近来,将菜肴一一放在桌?#30001;稀?br/>
  巴特?#24613;?#30340;酒菜也够丰?#22351;模?#23665;珍海味,应有尽有,特别是最后送上来的烤全羊,红通通,油汪汪的,满屋飘香,只是看和嗅就够让人垂涎三尺。

  几日来,众人都是奔波劳累,没有吃到一回象样的饭菜,此时,看着色香味具全的满桌酒菜,金眼等人却提不起任?#38382;?#27442;,他?#20405;?#36947;,这顿饭并不是那么‘好吃的’,里面很可能还夹杂着刀子。

  巴特笑道:“东哥,乡下地方,没有太好的东西,希望您不要介意。”

  谢文东呵呵笑道:“东西好不好,不重要,交朋友贵在交心,只要把心摆正了,哪怕?#20040;?#33590;淡饭款待我,我一样高兴。”

  巴特身子一颤,?#25104;?#39039;时间变?#33945;?#30333;,一句话都没说出来。一旁的陈百成正装模做样地拿着杯子喝茶,听到谢文东这番话,他手掌?#27426;叮?#24046;点把杯子里的茶水洒出来,慌张抬起头,满面惊讶地看着谢文东,然后?#32622;H坏?#36716;头瞧瞧金眼等人。

  没有人注意他,众人都在一眨不眨地看着谢文东。

  谢文东含笑又道:“巴特兄弟,你知道文东会成立多久了吗?”

  巴特不知道谢文东此言的意思,想了一会,小声说道:“应该……应该有五六年了吧?!”

  “五六年了……”谢文东仰面叹道:“时间过的真快啊!”他点着香烟,吸了一口,说道:“在这五六年里,想杀我的人没有一千,也有八百了,但是,他们却都没有成功过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  巴特艰难地咽口吐沫,呆呆地摇摇头。

  谢文东笑道:?#20843;?#20204;以为自己够聪明,可是,他们的以为往往都是错误的。小计量永远都是小计量,?#21916;?#20102;大台面,你?#30340;?”

  巴特?#38480;?#22320;点点头,面色难看地附和道:“东哥所言极是,想暗算东哥的人,简直就是傻瓜!”

  “哈哈!”谢文东笑道:“我和你哥哥阿日斯兰曾经见过一次,感觉他为人光明磊落,是条汉子,才决定与他联手,而且,我看得出你哥哥也确实诚心想和我们文东会合作,希望,我们两者之间的关?#30340;?#27704;?#37117;?#32493;下去,不要被其它的原因破坏!”

  巴特眉头皱了皱,低头不语。

  他听得出来,谢文东这几句?#20843;?#20046;都别有深意,难道,他看出什么了?巴特偷眼看了一下谢文东,心里七上八下。

  席间,巴特态度依然热情,把蒙古人好客的?#20843;?#21457;挥到极至,频频向谢文东及陈百成、金眼等人敬酒。

  蒙古小?#25214;?#24120;刚烈,喝进嘴里,火辣辣的,让人感觉好象有团火在肚腹中燃烧。

  金眼等人提高了警惕,没敢多喝,只是点到为止,倒是谢文东和陈百成两人来者不拒,只要巴特敬酒,便举杯和他对饮。

  时间不长,陈百成已满面通红,醉态十足,话也多了起来,和巴特唠叨里自己当年和东哥如何在H市打天下的经历。

  巴特心不在焉地随声附和,不时借举杯的机会瞄向谢文东。可是,他越看?#33041;?#24778;,劝了那么多杯酒,但谢文东?#25104;?#31455;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醉意,那对细长的单凤眼反而越发明亮。

  酒席过半,陈百成不胜酒力,摇摇?#20301;?#22320;站起身形,对谢文东道:“东哥,?#39029;?#21435;小解一下!”

  谢文东含笑点?#35828;?#22836;。陈百成对巴特笑道:“兄弟,等我一会回来再陪你慢慢喝!”说着,他一步三摇的走出房间。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scjfu.tw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
ceo在线娱乐城21点 人爱彩网 河南快3买 时时彩综合走势图重庆 重庆时时内部公式 快3官方网 成都麻将摸牌顺序 香港tm46特马分析资料 浙江6十1怎么算中奖号码 广西快三大小投注技巧 安徽麻将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