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eo在线娱乐城21点|美国赌片玩转21点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> 第九卷 覆手为云 >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二章

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-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二章

所属目录:第九卷 覆手为云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12/4/11

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,若阅读页排版错乱,那是因为百/度/转/码问题,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.scjfu.tw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,大家?#20146;?#20102;吗?


 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,没有说话。

  “如果……如果你肯放了我们,我们可以?#35805;?#20320;的事说出去!”

  谢文东和阿日斯兰说话的声音很低,她虽然知道事谢文东阻止的阿日斯兰杀害自己三人,但他俩具体谈的是什么,却没有听清楚。

  谢文东两眼精光一闪,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,向女青年慢慢走过去。

  到了女青年近前,谢文东蹲下身,幽?#30007;?#24471;:“你都知道我什么?”

  “我知道你是文东会的老大!”女青年说道:“同时,又是北洪门的大哥。”

  “呵呵!”女青年说的这些并不算秘密,道上的人和警方都知道这些。谢文东耸耸肩,轻笑一声,道:“你知道又能如何?”

  “如果你……你能救我们,我们不会把你和草原狼有关系的事情说出去。”这句话,女青年自己都说得毫无底气,接着,她又低声道:“何况,我们…..我们都是汉人…..”

  “草原狼是我的朋友,我不在乎警方是否知道这?#22351;恪!?#35874;文东站起身,笑得:“我可以考虑放你们,但不是现在!”说着,他转过身去,走了回去,好象又想起什么,回头说道:“对了,一个女孩子,以后最好不要做卧底这?#27425;?#38505;的工作。你不会每次都那么好运。”

  落在阿日斯兰手里,还算是她运气,换成旁人,她现在恐怕很难还完好无损的坐在这里,谢文东为她感到庆幸。

  看着谢文东的背影,女青年的眼中多了几分诧异,同时又蒙起一次迷离。

  第二天,谢文东向阿日斯兰辞行,后者知道东北的?#38382;?#32039;张,并未多做挽留,只是一直送出谢文东好远,不舍回去。路上,谢文东又交代一些事情,直到接近乌兰浩特的时候,阿日斯兰才下了车,站在路边向谢文东挥手道别。

  路上无话,谢文东回到J市,着手进行袭击DL的计划。

  几天以来,谢文东一直都没有对长春有过象样的进攻,只有小规模的骚扰,这让陈百成颇感安?#27169;?#35748;为谢文东对自己已无计可施。两日后,他在京都大酒店大摆酒宴,?#20889;?#30465;里和市里的领导,一是和政府搞好关系,二也是向谢文东?#23601;?br/>
  对于陈百成的激动,谢文东笑在心里。这几天,他并没有闲着,一直在和阿日斯兰保持着联系,让草原狼的人秘密潜伏到DL的外三市,等侯进攻的机会,另一方面,他又给龙虎队的赵辉和林?#26410;?#21435;电话,讲明自己的计划,让两人从中配?#21916;?#21407;狼,并?#27809;?#25937;出被软禁的三眼和苏日搁。接下来,他又派出姜森和刘波带领血杀和暗组的精锐到DL,关键时刻,出手相助。

 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,当天下午,他去了一趟长春驻军的团部,直到下午五点才离开。

  晚间七点时,他坐?#21040;?#20837;长春市区,目的地就是京都大酒店。

  陈百成很有钱,当然,他的钱大多都是他厚着脸皮?#30001;?#21475;组和战斧那里要来的,他在酒店二楼包下一座大厅,摆了二十几张酒桌,前来就餐的,都是一些政府里的高官,虽然省里和市里的主要领导因为身份的关系没有到场,但来者也都是局长?#36466;?#21491;的

  谢文东带的人并?#27426;啵?#36523;边只有何浩然,五行兄弟和格桑,至少,表面上看只有着么多。三辆轿车不显山,不?#31471;?#20572;在酒店门口,虽然他笑呵呵从?#36947;?#36208;了出来。

  见来的都是高档车,酒店门口的行李员马上跑上前来,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问道:“先生,里面请!”

  谢文东汗笑文道:“陈百成订的酒席在几搂?”

  “陈百成?”行李员楞了一下,接着,恍然大悟的说道:“哦!你是说陈先生啊!呵呵,在二楼,您也是来就餐的吗?”他?#20013;?#22855;怪,应邀前来的人,多是中年人,像谢文东这么年轻的,他还真没看到。

  “恩!”谢文东点点头,道“谢了!”随后,他笑眯眯的塞给服务生一百块钱,然后走进酒店。

  京都大酒店是五星级的,气派的程度自然无须多说,无论是?#24067;?#30340;设施还是如件的服务,都是十分到为的。谢文东等人上到二楼,刚要进入大厅,便被门口处的几名彪?#20889;?#27721;拦下。

  这些人都是陈百成的手下,但他们却不认识谢文东,其中一名大汉打量谢文东等人几眼,见他们不像政府官?#20445;?#21448;不是自己的兄弟,语气不善的问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有请贴吗?”

  谢文东呵呵笑的没有说话,何浩然晃身走了过去,身手将那大汉的面门按住,接着,猛的一推,那大汉惊叫一声,站立不住,连连倒退,一直撞到后面的长桌上,连人带捉,摔成一团。

  “**的,你们?#20197;?#36825;里?#20063;?”另外几名大汉满面怒色大吼一声,轮拳冲了过来。

  对付这样的小角色,无须多费周折,各桑双圈一?#21361;?#24038;右开攻,?#24067;?#25171;倒两人剩下的几个,也被五行轻松放倒。

  陈百成在大厅门口处安排的人并?#27426;啵?#20182;无论如?#25105;?#24819;?#22351;?#20250;有人敢来这里闹事,别说这里是自己的地盘,就是里面坐的那些市里、省里的领导,也没有人敢得罪。

  门口出这一打起来,立刻引起大厅在坐众人注意,纷纷惊讶地转过头去,坐在最前面的那张桌的陈百成?#25104;?#19968;拜年,心中暗骂一声:哪个不长眼的混蛋?#20197;?#36825;个时候给自己添乱?真***活腻歪了!想着,他站起身,铁青着脸向门口望去。

  正在这时,门外走进一人,中?#35748;?#30246;的身?#27169;?#31359;着一套笔挺的中山装,略长的刘海过眉,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,等陈百成看清楚来人之后他傻了,张大嘴?#20572;?#20687;是?#20061;?#19968;样站在那里,半天?#27426;?#19968;下

  谢文东??他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,来人竟然是谢文东!!好半饷,他才回过神来,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,看看自己是不是做梦。

  陈百成呆住了,可谢文东没有,他缓步走进大厅,慢慢环视一周,朗声而笑,说道:“这里好热闹啊1各位,不在乎多我一个吧!”

  “咕噜!?#32972;?#30334;成咽了一口唾沫,两眼大睁,声音不由自主的颤抖,尖叫道:“谢文东---------”

  “啊?”听道他的惊叫,大厅内的众人无?#22351;?#21560;了口冷气。

  谢文东和陈百成在东北打?#27809;?#22825;暗地,在坐的政府官员当然都知道这?#22351;悖?#32780;谢文东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怎能不让人吃惊。

  陈百成的手下最先?#20174;?#36807;来,齐刷刷的站起身,纷纷将手伸如怀中,准备?#22270;一鎩?br/>
  直到这时,陈百成才彻底清醒过来,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谢文东,?#25104;?#19968;阵红,一阵百,心中一惊一骇,一喜一怒,可谓是五味具全。谢文东的胆子也太大了,竟然敢孤身闯进自己的地头,如果不是他的神经不正常,就是他太嚣张,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!

  陈百成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,?#30001;?#20182;城府深沉,迅速冷静下来。他压了压波涛汹涌的?#37027;椋?#21521;手下人使个眼色,示意他们先不要动手,现在此处毕竟有这么多政府的官员在场,杀了谢文东,自己也难以脱身。他?#25104;?#25346;着虚伪的笑容,疾步上前,连声说道;“哎呀,原来是东哥来了,稀?#20572;?#31232;?#20572;?#24555;里面请!”

  谢文东背着手,站在原地没有动,笑眯眯地看着他,说道;“陈百成,你的这声东哥,可真是让?#39029;?#21463;不起啊!”说着,再没有多看他一眼,而是扫向那些一各个肥头大耳、满面红光的政府官?#20445;?#20182;笑呵呵道;“人人都说陈百成见利忘义,我认为不然,他和各位比起来,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!”说着,他随手拍了拍身边一位距离他最近的中年官员的肩膀,继续笑道;“各位不仅吃着,还拿着,今天拿你的,明天拿他的,给奶就是娘,什么情谊,统统都是狗屁,我真是很应该向各位好好学学做人之道啊!”

  他的一番话,连嘲带讽,直把在座的众人说得面红耳赤。

  以前,文东会称霸J省的时候,这些官员没少收授文东会的贿赂,那时双方关系亲近异常,现在陈百成叛乱,抢占了长春,众官员嘴脸一边,又亲向陈百成这边,变脸如翻书。

  大厅内瞬时安静下来,静?#37027;?#30340;,落针可闻。

  “哦……”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站起身,连连看表,?#25104;?#24102;着干笑,说道;“?#19968;?#26377;事,先走一步了!”说着,动身要走。

  陈百成刚要开口挽留,谢文东?#32769;?#36947;;“急什么,坐!既然已经吃了,就把东西吃完嘛,不然浪费了多?#19978;?”

  在他如同?#36466;?#29312;利的目光下,?#20405;?#24180;人打了冷战,又颤巍巍地坐下,额头出了一层虚汗。

  谢文东柔声说道;“我这人,向来是恩怨分明,你对我够意思,你要什?#27425;?#21487;以给你什么,但你要是对我不讲情面,忘恩负义,可也别怪我翻脸不认人!”

  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》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,作者为六道,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,请收藏本站www.scjfu.tw以便下次阅读。
原文地址:
ceo在线娱乐城21点 甘肃快三助手安卓版 云南云南时时彩走势图 体彩p5走势图 福彩快3遗漏统计数据 时时彩对刷有没有风险 五分赛统一吗 六肖中特期期准白小姐 幸运飞艇冠军稳赚 中网内蒙古时时 广西福彩快乐十分跨度